有好有坏,甚至还有些丑陋:COP28真实记录

联合国缔约方大会 (COP) 从不缺少争论。COP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气候变化大会,深受重要政治家、绿色创新者和环保活动家的关注。这是一个讨论重大思想和促进集体主义的好机会。但是它也有另外一面。游说者和气候变化否定者经常光顾活动现场,指责它迎合商业利益。屡获殊荣的记者Sophia Li向我们报道COP 28的交通日活动,记录真实发生的情况。

Artwork at COP28 venue

我在海湾向大家问好。作为一名关注气候和可持续发展的记者,过去十天我一直在迪拜(该地区最大、游客最多的城市)参加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COP28)。虽然这是我第二次参加这个全球性活动,但这次经历仍然可圈可点。

在人造城市待了几天后,我来到山区休整一段时间。在这家民宿,我偶遇几位房客。他们也来自联合国缔约方大会 (COP),并告诉我他们在石油行业工作,其中有一半房客在该地区最大的两家石油集团工作。

气候倡导者和石油公司的员工一起挤在壁炉旁,从持续不断的工作压力中解脱出来,获得片刻喘息机会。这与这次COP的情形非常相似,后者只是规模更大而已:桌子周围有很多熟悉的以及不太熟悉的面孔。尽管针对这次活动有很多指责的声音,但是COP仍然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唯一一个将各国代表、联合国代表、媒体和民间团体等所有主要参与者聚集在一起、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后果的峰会。每个人都在努力实现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保持地球温度上升幅度不超过1.5摄氏度,让我们有一个生机勃勃的未来。今年的COP尤其关键,因为它是《巴黎气候协定》(2015年196个缔约方在第二十一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的第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与我们的“到2030年将温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共同目标之间的中间点。

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逐步淘汰化石燃料。但事情在这里变得棘手起来。 

今年,在大会开始之前,一些调查报告发现,领导COP28的高层参与者被指控利用世界领导人参加会议的机会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开展更多的业务。这种规模的大会带来的其他弊端还包括:为期两周的利己主义政治活动,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资源,运行缓慢的层级制度,当然还有数千人来这里旅行的碳成本。因此,这些都是为期两周的大会引起的有争议的和潜在的争论。 

Sophia Li and Fredrika Klaren in discussion
Palm tree and COP28 banner at venue
汽车行业是实现净零排放的一块巨大拼图
Sophia Li
交通日

我们来详细介绍这两周的COP:前几天是世界领导人峰会。领导人发表讲话之后,开始闭门谈判。 

然后是主题日活动。每天都重点关注不同的气候信息:金融/贸易/性别平等、能源/公正转型/土著民族、自然/土地利用/海洋…诸如此类。这些主题日决定哪些政策利益相关者来代表他们的国家。政策利益相关者谈判耗时最长,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COP28第七天,主题日活动的重点是多层次行动、城市化和交通。这个活动非常适合安排在会期的中间,因为每个人的聊天内容都围绕着城市规划、基础设施、交通以及迪拜城市的整体庞大感。这个地区的公共交通非常有限;很快,你就能感受到这里的汽车文化有多深厚、这座城市的建设如何偏向汽车而非行人。谈话内容都围绕着在迪拜市中心吃饭在路上要花多长时间,尽管这里有六车道的高速公路(我个人经历过开车2小时仅行驶40公里的情况)。 

在瑞典馆,交通日活动以全球汽车盘点小组讨论拉开帷幕,参加者包括汽车公司极星、咨询公司科尔尼、欧洲气候基金会和气候组织。汽车工业在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度以内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作为一个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汽车的纽约人,我认识到汽车行业是实现净零排放的一块巨大拼图,尤其是在迪拜这样的地区。

以我们目前的节奏,距离走上正轨还差得很远。为此,汽车公司极星与新兴电动汽车公司Rivian和咨询公司科尔尼合作,创建路线图,即所谓的路径报告 (Pathway Report),旨在让我们回到正轨上。该报告发现,目前占全球排放总量15%的乘用车行业将在2035年耗尽其碳预算,其排放量占比有可能在2050年超过75%。

该报告还确定,汽车行业必须采取三项措施才能回到正轨,并有望将温升范围控制在1.5度以内:1. 到2032年,化石燃料动力汽车必须被电动汽车取代。2. 到2033年,电网100%使用可再生能源。3. 到2032年,将供应链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81%。

小组讨论首先由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发表视频讲话,他表示,去年电动汽车销量占乘用车总销量的20%,这是大规模采用电动汽车之前的一个关键拐点。 

在小组讨论期间,有一件事特别引起我的注意。欧洲气候基金会执行董事Mónica Araya指出,汽车行业不需要等到供应链完全脱碳后才做出重大改变。她认为,尽管存在许多复杂性,但该行业可以通过制定有抱负的可再生能源战略来加快转型速度,她已经在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准备大规模采用电动汽车的国家看到了这种趋势。

Sophia Li and Fredrika Klaren in discussion
Polestar exhibition stand at COP28
新曙光?

COP第二周也专门举行闭门谈判,联合国各机构、各个国家和地区发表各自的首要任务信息、气候承诺和公告。一些关键的谈判就是这个环节进行。 

这是一年中世界各国领导人就气候金融问题进行谈判的一次机会。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包括苏丹、阿富汗、巴基斯坦、刚果等,他们依靠这些谈判来锁定来自富裕国家的资金,这对他们至关重要。这就是所谓的“损失和损害基金”(Loss and Damage):富裕的高污染国家最终向发展中国家支付他们所欠的款项,后者几乎没有碳排放,但却承担了大部分气候灾难。

今年的损失和损害基金 (Loss and Damage Fund)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COP28的第一天达成一致,这是发展中国家来之不易的胜利。到目前为止,相关国家已经承诺了7亿美元的损失和损害基金 (Loss and Damage Fund)。听起来似乎很多,但这实际上仅占发展中国家目前所面临的不可逆转的经济和非经济损失的0.2%左右。尽管这非常令人沮丧,但它也恰恰表明了这次大会的重要性,因为易受气候影响的脆弱国家人民每天都生活在这场危机之中。活动家、土著代表团和媒体等反对派团体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同台面对面对话,这种情况也相当罕见。

也许这次大会最大的成果是在最后一天揭晓的,此时“化石燃料”这个词终于出现在COP28的最终协议中。协议正文呼吁“以公正、有序和公平的方式,在能源系统中摆脱化石燃料。”来自200个国家的代表就该协议达成一致,这一共识现在被称为“阿联酋共识”。每年都因海平面上升而失去更多土地的一些岛国表示,该协议虽然是一种改进,但包含“一连串的漏洞”。科学家们认为,该协议的力度还不够大,而较贫穷的一些国家则对这份协议没有包括适应气候变化的具体计划感到沮丧。因此,尽管协议中包含的某些限制性条款和不具约束力的性质招致批评,但最终还是使用了明确的语言,并呼吁采取行动,摆脱煤炭、石油和天然气,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虽然全球性舞台上的行动较为迟缓,非常令人沮丧,但在这里,我也想起了社区建设的重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同盟和联盟正在深化和巩固。在社区建设中也有如此多的快乐和计划,这再次证明为什么这项工作至关重要。这是一场集体性、强大和历史性的草根运动,我们拒绝让化石燃料公司和外部利益决定结果。 

关于Sophia

Sophia Li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气候倡导者和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她是荣获威廉王子地球摄影奖的国际新闻记者,也是梅塔播客《气候对话》的主持人。她还是季刊印刷杂志《Family Style》的影响力编辑。Sophia的新闻报道曾发表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联合国网站,并在《Vogue》、《纽约杂志》、《华盛顿邮报》和《Atmos》上发表署名文章。她是STEWARD的联合创始人,并担任世界经济论坛Web3可持续发展联盟的联合主席。

本文由Polestar Automotive AB(极星)委托撰写。文章包含的内容由作者承担责任。这些观点、意见、发现、结论或建议完全是作者的观点。它们并不一定反映极星的观点。对于文章中所包含信息的任何错误、遗漏或正确性,极星不承担任何责任。

相关

Polestar 3 rear driving down the PCH.

一次历史性的旅程:极星 3 与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

有这么几段旅程,每一个汽车爱好者都应该体验一次。神圣的沥青路面记载了一段独特的历史。这里不仅有汽车,而且还有名人、美食、音乐以及其他各种事物。太平洋海岸高速公路正是其中之一。